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返回上页
 
  前天午饭后,正在洗刷,嫂子和表嫂来串门子。拿了两个凳子递给她们,洗刷完后,我们三个人坐院里说话。
  
  听院外有摩托车的声音,我扭头看时,原来是老公的大表哥来找表嫂。
  
  老公的大表哥是个小包工头,他说我村的程大宁要在碱口山的煤场子砌个棚栏(一天的活,收工就发钱。)。他给找个五个技工,小工除了老公和陆新亮,还差三个,问表嫂去不去?
  
  表嫂一听就答应了,随口又说:“那就别找其它人了,我们三个去吧!”
  
  我说:“能行吗?我和嫂子都没在工地上干过活。”
  
  大表哥抬手到腰间,比划着说:“就砌这么高的矮墙,砖和泥都在跟前,好干着呢!”
  
  我和嫂子一商议,反正家里也没啥事,那就去吧。(今年博文上幼儿园了,嫂子早就说要上工地上去干活挣钱,那就先体验体验去。)
  
  昨天早上7:30,我们三个就坐陆新亮的车出发了。车子穿过铝厂进入碱口山,路的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煤场子,程大宁的煤场子在最边上。
  
  我们到煤场子时,几个技工已经先到了。谢大指挥他们测地平,陆新亮和老公拔开红胶泥放水泡着。
  
  等他们测好地平,便开工砌墙。老公和陆新亮供泥,我们三个供砖。虽然泥在近处、砖也在跟前,一上午还是干的我们三个满头大汗。
  
  下午,起风了。所有干活的人,一个个埋汰的像是“黑风洞”的小啰啰。
  
  棚的南、西、北三面都砌好了,就剩下正门的东面了。除去中间的大门,两边各有一小段墙。
  
  眼看快到收工的点了,为赶时间,谢大也拿起大铲砌墙去了。每边三个技工,砖离的有点远,就供不上了。
  
  这边的砖离的还远些,我和表嫂供砖,老公供泥。我们俩一刻也没敢停的来来回回给供砖,他们三个还是会等住。
  
  那边的砖虽然近些,三个技工站墙外砌呢。陆新亮供泥还行,嫂子一人供砖却紧的很。三个技工就站在那等着,嫂子抱来三块砖放下,还没转身呢,他们三个一个一块完了,然后再站着等……
  
  我们这边没砖了,谢大指挥用装载机给转了些砖。这次砖倒在了近处,我就让表嫂一人在这边供砖,我过去那边帮嫂子。
  
  总算是砌好了,也把我们三个累的够呛。回到家,没顾上做饭就先好一番洗啊!
  
  晚饭后,腰酸腿疼的上不了炕了。躺着歇了会,一伸腿,还抽筋了。哎呀,疼死我了
  
  今天早上,忍着疼起床给老公做了饭。一上午,胳膊和腿疼的懒得动,只好在屋歇着了
  

本来就黑乎乎的煤场子时不时的黄风卷着黑烟弥漫过来让人无处躲藏


上一篇:幸福就在琐碎的生活中需要时时提醒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人:崔经理 手机:18766217000 邮箱: 201@163.com 地址:广东中山东工业园
版权所有 © 广东中山盛源食品有限公司 客服QQ: 28920003 |澳门全讯官方备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