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返回上页
吉林随笔
                              炮台山
 
    正午稍西,我们向炮台山走去。炮台山路,黄土夹细砂,山不算陡峭。满山散落着绽放的小花和刚刚吐绿的树枝,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草,顽强的春风吹又生的从土里钻出来,我们边走边玩,不知不觉中我们登顶了!
    五门大炮静静的躺在那里,早已听不见昔日的鼓角争鸣,看不见以往的刀光剑影,但是从被风化的残桓断壁上,能读出那段惨烈的历史,这五门大炮上隽刻着,这里曾经的可歌可泣。历史在这里沉思,人们来这里瞻仰。
 
                               生日会
 
 
    为福哥的庆生会准时开始,落座的人都年过半百,都有着难忘的知青经历,来自四面八方讲述一个话题,满桌的佳肴无法阻止对那段历史的追忆,美酒饮料浸泡知青们的情谊。我不知道若干年以后,还会不会有人知道,曾经有一群人,用青春和热血涂写了知青一词;若干年后会不会有人,在某个角落找到,当年这些年轻人的足迹;若干年后知青一词会不会淹没在历史长河里。基于这一点,我想我不会舍弃任何一次知青相聚的机会。
    为福哥步入花甲,我奉上小诗一首,算不上好诗,也没有专业人员去读,只好我和夕阳远勉为其难,我们还拙劣的表演了说不上相声的“相声”糟蹋了脱口秀的“脱口臭”这时我想起夕阳远的绝配搭档----小草姐,她的缺席真是个无法弥补的遗憾!
    其实还有一个遗憾,常青姐夫妇和娥姐夫妇,他们起早贪黑的为这次庆生会,排练精彩的节目,我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们的辛苦演练,没有得到演绎。对常青姐和娥姐说,你们辛苦了,别灰心,就把你们辛苦演练的节目,作为我们群里的保留精品之作,留作下次聚会展示,我们也有所期待下次早日相聚
 
 
 
 
让我无语的2014春节
   2014年的春节悄然过去,初六我就和老妈踏上去疗养院的旅途。都说旅途愉快,可我是带着高烧上的火车,这一路上给我烧的稀里糊涂,自始至终的趴在小桌上昏昏沉沉的,还有两个多小时要到站的时候,有一个好友问我带药没有,提醒我找车长要点药,我才翻兜找出一袋VC感冒银翘片,费了好大得劲才打开吃了两片,还真的挺好使,下车的时候退烧了,我真不知是感冒药的作用,还是烧够了,总之退烧就是对我的恩惠。当我入住进疗养院面对镜子,看到两眼更加凹陷、面色蜡黄的自己,真的很想哭。
  初七接到好朋友、老同学的电话,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在初六的晚上病逝了,这个坏消息让我震惊,震惊的差一点将手机掉在地上。感慨生命脆弱的同时,还惋惜她丈夫生命的短暂,更对老同学深表同情。
  在疗养院陪老妈呆了十天,每天陪老妈逛街,看着老妈的脚步不再那么轻便、说话声音不再那么清脆,老妈日渐苍老的样子。暗自产生一丝忧患,就我现在身体而言,真的撼动了我肩上对老人的责任,对人的衰老产生一种恐惧,我不怕自己衰老,因为我承认大自然的规律,但我怀疑自己能不能担起照顾老人的责任。
   陪着老妈过完十五,我迫不及待的回到家,到家的第二天不得不去给大夫拜个晚年了,到医院一检查,真是让我感到浑身发冷。左房内经增大、二尖瓣轻度返流、肺动脉硬化。我想不到这些毛病会光顾我,我想也许是初六那天发烧所致吧。接下来的胆疼让我夜不能寐,大夫告诉我这次胆囊炎复发的要比上次严重,我找不出胆囊炎气势汹汹来找我的原因,大夫说也许是太累了的关系,吃药吧!好好算算从三十到正月二十,这些天真的很疲劳。心脏时刻用浑身无力、胸闷、偶尔咚咚的几下来提醒我。今天刚感觉好一些,我真不知道这药得吃到什么时候。2014开始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也许是好事,让我小心从事,多注意休息、保健,保持良好的心态、心情吧。
 

看不见以往的刀光剑影但是从被风化的残桓断壁上


上一篇:收拾好心情沐浴金色阳光
联系人:崔经理 手机:18766217000 邮箱: 201@163.com 地址:广东中山东工业园
版权所有 © 广东中山盛源食品有限公司 客服QQ: 28920003 |澳门全讯官方备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