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返回上页
知青岁月那点事(10)
     我们是通过考试招工回城的,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只有一本数学书,比我们年轻的不爱学,有一天小潘说“你们能不能帮我们辅导一下啊”他是看我和老王在一起做题,才发出的请求,我们对他发出的请求没有给出回应。说实话我学生时代,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不多,恢复高考我就学了文科。想回家复习功课,带队老师不让,对于我来说,我心里明白我只是陪考的分母,也就不把考试当回事,是带队老师和单位知青办的同志的坚持,甚至是勒令我必须去考试,付老师在考试的前几天,还特意把自行车留在集体户,用意是等考试时让老王用自行车带我去,对老王下死命令“必须把人带到考场”
    考试那天下着大雨,只有一块塑料布,披在老王的头上,后边盖在我的身上,那时男女生的界限分的还挺清,我不好意思把他腰,就用手握住车座下面的弹簧,一旦路上颠一点,弹簧就夹手,还不好意思说,那天的雨下的特别大,八月份居然有那么大的雨,把我俩浇的从膝盖到鞋,没有干的地方,老王更惨,好容易骑到公路上,单位的汽车在路口,大解放车扣个棚,车上已经有四五个人,车上的人连拖带拽的把我弄上车,老王自己骑自行车到公社,到了考场看到老王像落汤鸡一般。还没等考完就雨过天晴,在公社参加考试的人不多,绝大多数都在长春单位考的,在公社监考人却很多,人事处干事、知青办的主任、两个带队老师、还有军区的带队老师。当时我们单位和军区子弟和下一个公社,就是说我们的绝大多数集体户,有军区子弟和我们单位子弟组成 ,当然我们集体户没有军区子女。但是军区的带队老师,经常跟王老师一起来我们集体户看我们,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也来监考,他对我说参考一下内招的经验。
    中午时考完试,万里无云艳阳高照,知青办主任直接带我们到县医院体检,当我拿到体检表的时候,我把体检表揣兜里就走,走到医院门口被主任给抓回来了,他把我带到老王面前说“看着她体检完,她有漏项我找你试问”所有的带队老师也都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像一个囚犯,直到体检完所有项目,把体检表交到知青办主任手里我才解放,体检完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单位的车又把我们送到村口的小路上,远远地就看小舟来接我们。小舟问我考的怎么样,我说“你想能怎么样,别人都回城复习了,在农村参加考试的就十多个人,既没有书有没有考试范围,咱也就是做分母的,女生名额又少,不抱任何希望”
    回到集体户感到很疲惫,饭后坐在炕上,依着自己的的被子,象放电影一样,想着这一天的考试,有大多数的数学题,少量的语文题,没有古文,比语文题多的政治时事题,在这小乡村里没有报纸、没有广播、唯一的从家里带来的一本数学书还丢了,哪有资本参加考试?告诉自己算啦,反正也没抱什么希望,还是不去想了。当时文化生活真的很匮乏,在去集体户之前,我带的一些小说,不知看了几遍,用一沓白纸在社员手里,换的一本油印的高中文言文课本,几乎达到了熟读,至于那本数学书,也是回家探家时,听说要招工考试,才从家里带来的,了解时事的渠道,只是一周去队长家一次,拿点报纸看看。
    记得老王来我们户的时候,他带一本书被小舟发现,因为上次由挑水引发,男女生闹矛盾事后,我跟老王很少说话,基本就不来往,小舟跟我说“我去看看他看的什么书”小舟打算趁老王去挑水的时候偷书看看,结果没看到书,还被老王发现,老王问小舟有什么事探头探脑的,小舟跟他说完了书的事之后,就去社员家了,我躺在炕上看书,老王敲敲门把他的书给我送来,我也没做什么反应,因为我还是不想理他,第二天他建议我俩换书看,他问我为什么总是对他爱理不理的,小舟说还不是因为,上次挑水的事你的那句话,老王辩解说我真的不知道,集体户有这个规矩啊,我说即便你不知道有规矩,你作为一名党员、一名男人不知道该做什么?你妹妹在东沟集体户,挑没挑过水你也不知道?老王看着我说“那我现在给你们俩道歉”小舟赶忙说都过去啦,老王对我说“都说你老实,这讲起理来真不饶人啊”从那天起我们关系恢复正常化。小舟在带育红班的时候,我经常用她的黑板乱写乱画,有一次我默写的《水调歌头.中秋》,老王看了以后,就向我要原诗,这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手里都有一个日记本,都抄写好的诗句,好的文章段落。一天我们去公社这一路上,小舟一直在喊“错、错、错”,回到集体户老王就问小舟,你喊一路错错错的,是什么意思?小舟让老王问我,我告诉他,这是陆游《钗头凤》的最后一句。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背诗、定期去队长家取报纸,成了我们文化生活的主题。
 

我们是通过考试招工回城的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只有一本数学书


上一篇:希望她有个美好的未来
联系人:崔经理 手机:18766217000 邮箱: 201@163.com 地址:广东中山东工业园
版权所有 © 广东中山盛源食品有限公司 客服QQ: 28920003 |澳门全讯官方备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