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返回上页
知青岁月那点事(8)
     在我下乡的那个村子里,有一个电工叫吕翔,这个人特逗,他是复员兵,个头不高,在农村还算白皙,总爱骑自行车,说话大大咧咧,就爱喝酒,是那种不喝正好,一喝就多的选手。我下乡第一年,夏季正赶上知青夏训,我们集体户当时只有四个人,三男一女,经讨论男生去我看家,就在一天下午,我突然看见几个女社员,闯进男生屋,他们进屋就翻老康的行李,我马上上前阻止,她们说来找东西,我把她们撵出去以后,她们告诉我,是吕翔今天喝酒喝多了,躺在集体户院墙外睡着了,睡醒后发现上海牌手表丢了,他们找算卦的人给算了,说在集体户老康被子方向,所以他们就到集体户来找了,首先我对他们的愚昧迷信感到可气,我说那你们也不能不经过我们同意,就进屋翻人家东西啊,再说了这酒得喝多少啊,导致戴在手上的手表能被人掳走,自己居然不知道,吕翔的媳妇说,是算卦的让我们上这里找的,我一看这群没文化的妇女,还理直气壮的,我说你们懂不懂法啊,你们没有权利进人屋里随意翻的,她们还是磨磨唧唧不想走,我说我们户的男生一早就去公社夏训了,都不在户里,怎么能偷你的手表?后来我说你们别进屋,站在窗外看着我给你们翻看看行不,她们说行行,我就进屋把老康的行李,从上到下一点一点的倒动一遍,她们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毫无收获的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算卦的人没说是你们集体户人拿了,说是几个小女孩拿了藏在你们集体户了,我说得了得了你们走吧,这不都给你们看了吗?你们就别再怀疑我们这里了。
    还有一次吕翔去帮人忙,干完活以后又喝酒,估计也没少喝,晚上六点多钟,我在夜校门口等社员,就看一个人扛着自行车,踉踉跄跄的向我走来,还不停的问,大妹子这是罗屯吗?我说“是”他还是往前走还是问,我一边往后退,一边回答他,这时候夜校下课了,吕翔的媳妇跑出来,说你是不是又喝多了,他媳妇一面把自行车从吕翔肩上拿下来,一面立自行车,吕翔说自行车坏了立不住,车钥匙也丢了,吕翔就说他从人家出来,就走错道了,走进坟茔地被“抹搭鬼”给困住了,这一困就困了几个小时,在农村路过坟茔地一般来说,容易被鬼魂困住,所以就叫“抹搭鬼”,吕翔的媳妇说“什么抹搭鬼,你肯定又喝多了”,吕翔不承认说你看,车子都坏了,钥匙也丢了,我说你车梯子没立,自行车能站住吗?吕翔媳妇一把把车钥匙拔下来,说你看看这是啥,你还说它丢了,吕翔这时候也不再犟了。他说他三点多钟就从人家出来了,在场的人都笑作一团,原来吕翔扛着自行车,走了一下午的几十里路。吕翔的媳妇说走回家,别在这里丢人。吕翔媳妇推着自行车,吕翔像犯人似的走在前面,走到我跟前的时候吕翔媳妇说“大妹子对不起,没吓到你吧?”我说没事,看到他们夫妻远去的背影,我们笑作一团。
 

看到他们夫妻远去的背影我们笑作一团


上一篇:看不见以往的刀光剑影但是从被风化的残桓断壁上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人:崔经理 手机:18766217000 邮箱: 201@163.com 地址:广东中山东工业园
版权所有 © 广东中山盛源食品有限公司 客服QQ: 28920003 |澳门全讯官方备用网站